冷舌

我回来啦

之前的坑不隐藏了,也不填了(。

请随意勾搭ヽ(゜▽゜ )

【百日叶翔day.62】沪上降妖记2

还是没法定时,先发了(……
任务完成!

叶修开了天眼通,却什么也没看见。
是化身,两人心领神会。

屏风上是高髻的武士引着弓,掩映着外厢女侍和服款款摆动的衣裙。木质的地板冰凉,恰似冰冷的蛇肤。不远处传来女侍咯咯的笑声和客人踏木屐跫跫的足音,此间却极静,只听得叶修的伞簌簌的抖动声,像渴饮的兽。

孙翔算力已尽,又开始后悔没有带刀,却也无法,只好和叶修一寸一寸地摸索着这方寸大的房间。

叶修慢慢的敲击地板,似在查探暗格,孙翔却听出他是在使暗语,反切法注出来,是gong,弓。

孙翔伸手入怀,啪的出手,五根鸡羽刷的合作一声,旋插在那面屏风上。鸡羽管内还有新鲜的生血,顺着那把弓淌下来。孙翔见一股黑烟状的魂魄嘶吼了一阵,慢慢息下去。

“没死。”叶修抱着臂,轻轻皱了下眉,“今天日子不好。”

又拍孙翔肩膀,夸他功夫不错,孙翔也十分得意,他生的白皙,一得意就耳根通红。

屏风上盘下一条蛇来,嘶嘶的吐着信子。叶修的伞此时就不再动了,妖魂已经走了,这就是条小蛇。

叶修拾起它来:“你吃蛇么?”

“没吃过,好吃么?”孙翔舔舔嘴唇,他还在长身体,这么晚了,什么还没吃呢。

“可咱们都不会烧这个。”孙翔又叹了口气,“哎,咱们太穷了,要么就请个厨子。”

两人确实是穷,住在师父留下的弄堂里。此间十分狭小,而且漏水或曰透风透月,总之非苦行者莫能居也。

沪上居不易!叶修此前从没想过还有这样的房子,这人打小住前后几进的四合房,但性情平和,从来不挑;孙翔就更不挑了,他从小跟着师父,餐风露宿也有的。

总之这房子漏,不是这张床湿,就是那张床湿。两人常常被迫同床共枕,今天两张床都湿了,两人只好爬上房顶,铺了一床褥子,仰着面看月明星稀。

哎,孙翔感叹,你还会说日本话,留过洋?

叶修没应声,孙翔以为他睡着了,偏头看见叶修沉思的面容。

孙翔觉得叶修有秘密。师傅撒手人寰,让孙翔来沪投奔他这十七岁才刚认识的便宜师兄,留了钱让他两个各开一爿书铺。可叶修怎么也不像个普通道士,极讲究又极不讲究,处处违和又处处妥贴。

叶修闭着眼慢慢背了一首诗。孙翔听不大懂,叶修说是法国诗,意思是没有你,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说?

在这迷宫般的旧城的夜晚,苏州河上的烟雾和硫的气味吹不到这里,外白渡桥上的族耻和
痛苦也到不了这里。

只有两个年轻人,躺在贫民区的楼顶,一点也没有面对命运的卑微,心中满是除魔卫道的万丈豪情。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