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舌

我回来啦

之前的坑不隐藏了,也不填了(。

请随意勾搭ヽ(゜▽゜ )

【百日叶翔day.61】沪上降妖记1

对不起,手机没法定时,稍微提前俩小时发一下(…

孙翔是城隍庙街道间壁里一个旧书铺的掌柜,还是个少年,生的与汉人不大相同,发色微黄,瞳孔色偏蓝偏灰,像是俄罗斯血统,不过他对这这类猜测嗤之以鼻,用一口洪亮清晰的北方口音让客人专心看书。

他的确有些特别。在那间又小又破的书铺里,成百上千种书,每一版,每一册的位置,他都记得,你上前问他,他闭着眼想上一会儿就用东南西北指着你走,但自己仍在躺椅上不动弹。

这掌柜是不喜欢漫天要价的,书价都贱的很,因此即便态度傲慢也仍有许多主顾。

叶修的书铺在他隔壁,两人当然认识,一次听孙掌柜话里的意思,竟然还是师兄弟,不过孙翔说是口误,而叶修只是笑笑,说是过去念私塾的事。

叶修的书局更大,他样子很潇洒,左手一本书,右手夹一支香烟,尝尝一面读书一面和客人高谈阔论,学问很好,经史子集显然是惯读的。有时可以看到他在此店里临碑帖,桌子被来看书的学生们占了,他又想动笔,就拆两间门板放在矮凳上写了,从来是脾气很好的。

而这一天叶修照常是伏案检着书,看见孙翔径直走进来,冷淡而客气的冲客人们拱手道:“今天先歇业了。我同叶掌柜有话谈。”

叶修也起来道歉送客,孙翔等店里人都走空了,一扫那副目空一切的神气,用热切的口气说:“师兄,那妖怪约我们晚上去霞飞路下日本馆子。”

灯火初上,孙翔袖着手在外面等。叶修看他好笑,说先去置一身西装,两人都是没有能下日本馆子的衣服的。

去置新衣,孙翔从来没被人按着量体,老师傅夸他俩身材匀称,正有成衣可穿。他兜里没几个钱,叶修也差不多,却气定神闲地挑着料子。

置完了新衣,弄得一身汗,孙翔压着火道:“赴个妖怪的鸿门宴还要穿的西装革履的!”

现在两人都穿着体面,在全上海最长的一条街上走着。孙翔被师兄禁止佩刀,叶修只带了把伞。人家坐在三轮车上的小姑娘也只带一把花伞,杭州产的两个女孩子称作一处说话挡太阳,可是大半夜的打什么伞呢?

晚雾越来越浓,简直像在海上,灯塔就是远处射来的霓虹灯和彩灯招牌,一切声响都慢慢远去了。叶修忽然顿住脚:“孙翔,去找只鸡。”

孙翔瞠目结舌:“你你你……”然后红着脸回过神来。都怪这路上流莺甚众,孙翔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叶修一哂:“成天想些什么。”

孙翔人高马大,除了思维跳脱,行动力还是高的,果真跑到某家厨房里,用身上仅剩的几块钱换了只公鸡,抱着回来。

他从远处就看见叶修在铁制的路灯下面抽烟,眼神明明暗暗,孙翔刚认识他总觉得他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公子。

翩翩公子开了两道符做结界,捞起袖子开始给鸡拔毛。

鸡就在这全上海最漂亮的路上叫的死去活来,孙翔不忍心地抱着叶修的伞,哪有这样的公子呢?

叶修把鸡毛塞进怀里,又指挥孙翔把自己口袋里用鸡毛塞满,孙翔回过神来,是蛇。

他能占,算力强,但还是不如叶修有天眼通的方便。叶修看见地上一道长长的流曳的蛇行轨迹,循着走去,是日本人开的馆子。

蛇的确是喜欢吃生的。孙翔心想着,满座衣冠里,哪个是妖怪?

有女侍应上来迎他们,引至一室,门口摆了两盆菊花,一扇屏风。叶修用日文跟女侍应交代了两句,孙翔进去在榻榻米上坐下。

他一贯记性好,能袖占一课,喜欢把手放在袖笼里,一手地盘一首天盘,排干支变化三传四课,神将若干。可惜西式衣裳没有袖笼,他只好坐在榻榻米上把手放在桌下,闭着眼飞快的在心里演算。

叶修交代完,一转身,孙翔刚好睁眼看向他:“他就在此处!在这个房间里!”多的孙翔就算不尽了,他警惕地起身,叶修也立刻开了天眼通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心里明了:有化身。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