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舌

音乐剧/全职/凹凸/小英雄
“我们的笑声嘲笑了死神和光阴”
喝完假奶变身!假奶愣!

【叶翔】Philosykos(上)

小甜饼,人类叶X无花果树翔
小段子体,两章完结
人妖共存多种族世界观
ooc肯定

本来题目是霸道树精爱上我,被基友毙了,说要我酷炫一点。

……可好像也还是很土。

1

夏天为什么吃不到自家种的无花果呢?

叶修深吸一口烟,此事说来话长。

2

高高的树上每个果子都呈紫红色,漂亮又饱满,叶掌浓绿,叶脉是金绿色。

叶修站在树下,逆着光看上去,一片蓬勃的生命力随着阳光和风鼓动。

无花果这种水果非常甜,皮又薄,小鸟是很爱吃的。但是叶修家这株很奇怪,连歇在上面的鸟都没有,每个果子都完完整整像艺术品,透着一丝诡异。

他今年刚搬进老宅,长辈们说老宅没人住,打理起来麻烦,不如让长子住进去,也旺旺人气。

叶修是做设计的,工作地点确实自由,偶尔出出差,住在哪里不打紧,而且这二层小楼前池后院,还有个小园子,非常漂亮,他一眼就喜欢上了。

有一天半夜叶修下楼喝水,看向窗外,月黑风高,门前的灯笼照亮夜的一只脚,门前那株高大的无花果树在夜里莽苍苍的,被风一吹桀桀怪笑。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洗手间里……好像有声音。

3

他手里抓着一根厨房里的法式长棍,摸进去。

磨砂的玻璃里确实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叶修一把把灯打开。

就看见那人影非常自然的站起来抓了一条浴巾,一边擦头一边含混的说:“我从客房拿的,下次别再收起来了。”

叶修:???

叶修简直被惊呆了!这人怎么这么熟练啊!

然后那人就从浴室里探了个头出来。

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年轻人,好看到让叶修觉得不就是人家在自己家洗个澡吗,多大点事儿啊!

他看上去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年轻人说他叫孙翔,是你们家的无花果树。

叶修仍在震惊中。

4

当年轻人快要推开浴室门的时候,叶修一把上去把门给关上了,同时鼻端闻到一股无花果香,很淡的清香,慢慢渗到肺里,有点镇定心神的效果。

就听见孙翔在里边很不高兴地喂了一声,声音闷闷的:“这都接受不了,现在妖怪成精的不是很多吗?新闻X播都播了几十年了,您能不能不要这么老土啊?”

孙翔一边说着,一边非常用力的把门给掰开了。

叶修木着脸站在门口双手抓法棍仿佛一个马猴烧酒,手上一用劲,法棍登时断成两节。

“您等我缓缓。”叶修用抓打call棒的姿势两手各拿半根法棍,终于想明白了一切。

为什么那株无花果长得那么好也没鸟敢吃!为什么这宅子这么久没人住还这么好看!

叶修:怪不得弟弟不乐意来啊!肯定是爸妈跟他交代了这儿有个要伺候的祖宗啊!

大概是他沉默的太久了,孙翔很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孙翔嗤笑:“怎么?害怕我?现代妖怪不伤人的好吗?还是你歧视非人种族?”说到最后一句音调都扬起来了。

叶修举起两根打call棒挡住脸,抬头望着天花板:“不是,您先把衣服穿上。”

孙翔哑火了。

“哦,你是基佬啊。”孙翔假装无所谓的打了个响指穿上了衣服,“没关系,我很理解你们的。”话是这么说,语气却像是在催眠自己。

叶修:…………………

叶修:无花果我问你这样是不是太武断了。

5

现在的法案在妖怪不伤人的情况下确实偏向妖类,特权很多,包括,人类要为自家养的植物成精后的生活负责。

孙翔成精证上写着20岁。

叶修:mmp哟,我二十岁在家蹲着就叫啃老了!这么大一妖怪二十岁了天天在我家蹲着居然受法律保护?

这算什么种族平等!这叫什么政/治/正/确!

叶修感觉自己已经愤慨到可以当人类怜爱小组组长了。

孙翔头发湿漉漉的,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吃无花果,转过头来看他,眼睛特别亮,问他晚上吃什么。

叶修斗争的想法就有点不坚定,只好安慰自己,这是因为他有正常的审美。

6

孙翔虽然长得帅但常常有一些古怪的行为。

比如不是太习惯穿衣服,叶修虽然觉得自己挺直的(。),但是一个这么好看的男的在家里到处走也有点咖喱gaygay。

在叶修的强硬要求和坚持下,孙翔终于习惯了穿衣服。

还有比如不允许叶修用任何熏香。

叶修衣柜里的熏香全让他撤了,孙翔一脸不屑,说这些也太难闻了,能跟我比?

叶修:那我叫你一声香妃你敢应吗?

叶修也就敢腹诽一下,否则他一开窗整棵树的无花果全都会冲他砸来,那场景跟王之财宝发动似的,无花果汁还特别难洗,让人很绝望。

而且他的衣服还是有两个人在穿,脏了的衣服孙翔肯定不穿。

叶修每半个月去总公司开个会,有一回坐他旁边的同事正好是个调香爱好者,他一坐下那人就哇了一声,表情很欣赏的样子:“叶修,你用的香是安纳托利亚的无花果吗?我很喜欢那个味道!”

叶修心说不是,估计是我们家那个国产的妖怪又又又穿了我衣服没放洗衣篮。

叶修天天被砸,闻这个味道都要闻不出来了。

叶修:“……是啊。我也觉得挺好闻。”

“很像一款香水啊,philosykos,”那人说着写了一串花体字,“很经典致敬的无花果香氛,这个词的意思是无花果树的朋友。”

也可以理解成和无花果树亲近的人。

7

一人一妖有个不成文的惯例,晚饭后在沙发上聊天。

孙翔端一盘果子吃吃吃,叶修看着他吃,觉得这妖怪怎么能吃这么多还吃这么好看,败给他了。

不开灯,暮色投进落地窗,乱聊。

叶修:“我很想知道,为什么鸟都不吃你的果子。”

孙翔:“这不是很正常,我有了人形之后它们哪敢啊。”

叶修:“那你没有人形之前呢?”

孙翔:“有灵识的时候就不结甜的,不甜他们就不会吃。没有灵识的时候我也不知道。”

叶修:“那我小时候有没有可能吃过你啊?”

孙翔:“……这话听着怪怪的。”

叶修正好和他目光相接。

他咳嗽了一声:“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能给我尝一个吗?”

孙翔把视线移开,声音突然大起来:

“死基佬!”

然后孙翔就从窗子跳出去了,叶修听声音是爬到树上去了。

叶修没关窗子,觉得对方应该没这么幼稚,大概马上就要爬回来的。

眼看着两个果子慢悠悠的漂浮到叶修面前,叶修刚试探性地伸手要拿,其中一个突然嘭的炸了他一脸。

另外一个上面刻着一个小人瞪着眼睛,旁边歪歪斜斜的写着四个大字
“没想到吧”

叶修:……

外面传来孙翔放肆的笑声,一群小鸟围在他周围吃果子。

“喂鸟都不给你!”
“鸟都不给你!”
“都不给你!”
“不给你!”
“给你!”
“你!”

回声嘹亮。

8

叶修痛心疾首地想,老子怎么会弯了呢?

一边想一边下嘴啃那个没想到吧无花果。

无花果:你们这么都这么内个了还吃我干嘛?不齁吗?

鸟:啾啾啾啾这无花果一股狗粮的味道啾啾啾啾!






TBC

这个季节可以吃无花果了!不如愉快的一起吃吃吃吧!!!

好几个脑洞都特别清奇,留在下一章hhhhh





评论(2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