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舌

音乐剧/全职/凹凸/小英雄
“我们的笑声嘲笑了死神和光阴”
喝完假奶变身!假奶愣!

【叶翔】好赌成性1-3

OOC肯定
先生叶x土匪翔

1

话说一日,叶修顶着漫天雪尘,撑把伞往屠户家走,路过旁边的赌场。

就看见一个穿红戴绿的小哥被人从里面赶出来,约摸十五六岁,嘿,撞金滚边的腰带酱色的靴,一般人还真不敢这么穿。

定睛一看,果真不是一般人,一身花花绿绿的打扮更衬的他唇红齿白,两颊烫手的熏红,不知是羞是怒。

那小少年大约是一时不防,被人推将出来,胸膛一阵起伏,眼里几乎射出光来。

会当这时雪下的哕哕宏宏,只见他握了拳,对着朱红的灯笼咬了咬唇,一把扯下右耳上的金环,霎时血流如注。叶修都吃了一惊。他浑然未觉似的,黑眸沉静地垂着,不知道在和谁生气。蹲下身用雪把耳环洗干净,又用雪洗洗耳朵和右颊。他又转身走进去,右肩上一块花似的斑慢慢湮开。里面怕是被他吓住,一时也没人再赶他出来。

叶修忍不住跟进去,里面一股人味,暖烘烘的融在一起。

就看见那小子肩头带雪,大摇大摆的接受众人的注视,混不吝地振振袖子,露出一截手腕,轻轻把金耳环拍在桌上。他很有底气地冲桌上其他人笑,笑的人人心底发虚发毛,只有叶修盯着他耳朵上又一点点涌出血色,那里像带了只红玛瑙。

一阵喧闹。

小少爷含笑,周遭都变了颜色。

赢了。

叶修袖着手远远观望,想这小孩赌性真大,日后不知是龙是虫。

“孙少爷好本事啊!”一人酸酸的说,手冲着他钱袋伸过去,孙翔理也不理,把原先输掉的大氅一披,钱袋系好,推开一切声色,走进雪里去了。

众人愣了半晌,继而接着哄闹起来。

叶修想,哎呀,我是出来干什么来着?

2
啊,我是出来买肉的……是时候吃狮子头了,狮子头多好吃啊。

叶修撑着伞逆着雪尘,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提着篮子往家走,有道是食不可无肉居不可无竹,不过现在脑子里全是那小孩咬着唇盯着红灯笼的侧脸,一截手腕,凝了血的右耳和肩头的花,肉和竹都先放在一边。

下面问题来了。

孙家少爷,城里有孙家么?

叶修又想了一会儿,站住了。

哦,是城外山头的山匪,他还认识那个姓孙的大当家。

这赌场还真是谁的生意都敢做啊……叶修叹了口气,又笑起来,想那少年确实一身匪气。

3
大当家孙哲平心情不好。

想打孩子。

孙翔和他同姓,却不是血亲,当时见他小小个头颇有血性,讲话也明白情理,收他作徒,其实是当弟弟教养的。

结果养的太有血性了,又正值少年,每天不是他伤就是旁人伤,伤到躺在床上不能动也要和鹦鹉斗一斗嘴。

今天还把耳朵伤了,孙哲平实在是忍无可忍,决意送他去一个朋友那磨磨性子。

于是叶修第二天一推开门,发现豁了耳朵的少年一声不吭站在外边,雪齐到了脚面。

叶修一推测,这是五更天就往山下赶,踩着开城进城,一直等到自己开门的。

孙翔鼻尖冻得红通通,在怀里掏出一封信,叶修一看就知道是孙哲平的,字写的实在一言难尽。

“先进来暖暖。”叶修把孙翔让进院子,孙翔站久了脚麻,走两步一下扑在地上,爬起来地上还有个人形。

叶修忍着笑扶他起来。

“来来来,喝点黄酒暖身。”

叶修从铜炉上取下小壶,递给孙翔喝了一口,孙翔闭着眼缓了一会儿,脸上泛起一层薄红,开口很不斯文:

“孙哲平这个乌龟王八蛋。”

看来之前是冻僵了,骂不出来。

叶修真心实意的笑起来。

TBC



评论(1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