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舌

我回来啦

之前的坑不隐藏了,也不填了(。

请随意勾搭ヽ(゜▽゜ )

【叶翔】爱乐春秋

大纲文,一发完结
古典音乐相关,同好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ooc慎

叶修和孙翔都是打小学钢琴的。

叶修算师父最爱的大师兄,爱好是抽烟,但是不喝酒,会增加失误率。

孙翔讨厌背着师父就开始吞云吐雾还一不小心把他琴谱烧出一个洞的大师兄,但是弹琴又弹不过,心里暗恨。

有次比赛,孙翔前一个就是个漂漂亮亮的俄罗斯小妹,金卷发,小礼服,弹完甜甜一笑,底下一片“brava(赞)”。

叶修笑着说虽然人家女孩子比你年纪小弹得比你好但你也不要紧张。

孙翔抖着手拧着嗓子说我没紧张。 张字都带颤音。

叶修叹口气,用手捂住他的冰凉的手,说,没事小师弟,师父和我都相信你。

孙翔无意识的在他手心模拟演奏。

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上台前叶修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指。 真是神奇,不抖了。

孙翔上台在琴凳上坐下,然后就专注得失去对外界的感知了。

下来之后孙翔内心忐忑而表面高傲的问自己弹得怎么样。

叶修说,底下不都在喊“bravissimo(超赞)”吗?

孙翔一下喜极而泣,然后发现自己人设崩了。就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我就说嘛还是我比较强。

当时孙翔也没想到他正太期的泪水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后来孙翔对大师兄心情就很复杂了。

叶大师兄当时还没出国深造,几乎什么比赛的选手都知道他。

别人说你师兄是叶修啊,这小子牛逼啊!他就得摆出一副“不行就一三流乐手”的表情。

但是假如说我觉得叶修也就那样,当代青年比较强的还是少天/泽楷/王杰希啦,孙翔就会怼人了。

所以孙翔路人缘不大好。他总和别人意见不大一致。

不像喻文州,弃钢琴学小提琴还是和曾经同门的黄少一前一后去参加伊丽莎白女王国际音乐比赛,“虽然晚了一年,但勤能补拙”;也不像周泽楷,低调颜好沉默技术高,参加柴赛,赛后说“真的热爱”,眼神真挚温柔;也不像王杰希,感情细腻,触键敏感,肖赛评委傲成那样都喜欢他。

音乐之路还有很多的天才,但都和孙翔不一样。

他有天赋,勤奋,但也自负。

他在演出里总给人惊喜,但对比赛不大热衷。

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叶修也没比过几场赛。” 被加标题改成“向叶修叫板”之类,他也并不在意。

后来参加个什么比赛,和周泽楷在准备室里弹了个双钢琴曲子热手,曲目是Mozart: Piano Sonata No.15 in C, K.545 "Facile" (Arr. By Edvard Grieg) - 1. Allegro,被人放到网上,当了一把网红。

孙翔过了一阵子才知道。挺不高兴的,每天都气呼呼的。

叶修却给他打了个越洋电话,说不要影响情绪,再说了,炒作非你本意,却能让不少人了解古典音乐。反正劝了他一通,他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叶修的声音自己的身体就变轻了。

于是他假装不耐烦地说:“好的谢谢,我要练琴了。”

挂掉电话,脸都红了。然后把叶修以前比赛的视频拿出来一遍遍的看。

叶修现在的老师是一个俄国人和一个波兰人,两个人老是吵架,但有一点绝对明确,不要再参加比赛。

真可惜。孙翔想,拿到叶修拿过的奖有什么意思,我想要真正的战胜他。

至于为什么要战胜他,再说吧。

又过了好多年,孙翔写了歌剧,写了交响乐,奖拿的不少,年纪也不小了,徒弟都带上了。

也能态度平淡不偏激的面对镜头,面对赞扬和指责。

他说:如果说人生是破除我执的过程,弹钢琴就是我的方式。

下课的时候大徒弟带着小徒弟在后院种花。

小徒弟对大徒弟说,

“为什么爸爸非得让咱俩学钢琴啊?”

“行了弟弟,我知道你想跟喻文州学小提琴,但是钢琴也得练好,这样才瞒得住,叶修不是都答应帮你联系喻文州了吗?”

“……我爸和他俩人老在家里秀我真快忍不了了,真盼着他俩表演去,就能去跟苏沐秋哥哥住。”小儿子喃喃。

“其实你是想见苏沐橙吧……还有,不要叫他爸爸要叫他师父大人。”大儿子摸摸弟弟的头。





END

没了真没了

补一点
我觉得如果是交响乐,全职里喻文州拉小提琴就很合适,韩文清黑着脸打定音鼓,苏沐秋是英俊潇洒的指挥,让人买近场票舔手的那种,苏沐橙是中提琴和民乐,方锐和林敬言大提琴。

叶修是小型室内乐钢琴担当,巴赫或者门德尔松,黄少天就该弹贝多芬,周泽楷弹老柴,孙翔弹李斯特,王杰希弹肖邦,很贴他,还要带带徒弟弹车尔尼。

叶修告白时弹羽管键琴(harpsichord),小巷阳光雨,一束白百合。

就像这样。

分享Igor Kipnis的单曲《Partita No. 1 in B flat, BWV 825 (2000 Digital Remaster): I. Praeludium》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