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舌

我回来啦

之前的坑不隐藏了,也不填了(。

请随意勾搭ヽ(゜▽゜ )

【百日叶翔day.62】沪上降妖记2

还是没法定时,先发了(……
任务完成!

叶修开了天眼通,却什么也没看见。
是化身,两人心领神会。

屏风上是高髻的武士引着弓,掩映着外厢女侍和服款款摆动的衣裙。木质的地板冰凉,恰似冰冷的蛇肤。不远处传来女侍咯咯的笑声和客人踏木屐跫跫的足音,此间却极静,只听得叶修的伞簌簌的抖动声,像渴饮的兽。

孙翔算力已尽,又开始后悔没有带刀,却也无法,只好和叶修一寸一寸地摸索着这方寸大的房间。

叶修慢慢的敲击地板,似在查探暗格,孙翔却听出他是在使暗语,反切法注出来,是gong,弓。

孙翔伸手入怀,啪的出手,五根鸡羽刷的合作一声,旋插在那面屏风上。鸡羽管内还有新鲜的生血,顺着那把弓淌下来。孙翔见一股黑烟状的魂魄嘶吼了一阵,慢慢息下去。

“没死。”叶修抱着臂,轻轻皱了下眉,“今天日子不好。”

又拍孙翔肩膀,夸他功夫不错,孙翔也十分得意,他生的白皙,一得意就耳根通红。

屏风上盘下一条蛇来,嘶嘶的吐着信子。叶修的伞此时就不再动了,妖魂已经走了,这就是条小蛇。

叶修拾起它来:“你吃蛇么?”

“没吃过,好吃么?”孙翔舔舔嘴唇,他还在长身体,这么晚了,什么还没吃呢。

“可咱们都不会烧这个。”孙翔又叹了口气,“哎,咱们太穷了,要么就请个厨子。”

两人确实是穷,住在师父留下的弄堂里。此间十分狭小,而且漏水或曰透风透月,总之非苦行者莫能居也。

沪上居不易!叶修此前从没想过还有这样的房子,这人打小住前后几进的四合房,但性情平和,从来不挑;孙翔就更不挑了,他从小跟着师父,餐风露宿也有的。

总之这房子漏,不是这张床湿,就是那张床湿。两人常常被迫同床共枕,今天两张床都湿了,两人只好爬上房顶,铺了一床褥子,仰着面看月明星稀。

哎,孙翔感叹,你还会说日本话,留过洋?

叶修没应声,孙翔以为他睡着了,偏头看见叶修沉思的面容。

孙翔觉得叶修有秘密。师傅撒手人寰,让孙翔来沪投奔他这十七岁才刚认识的便宜师兄,留了钱让他两个各开一爿书铺。可叶修怎么也不像个普通道士,极讲究又极不讲究,处处违和又处处妥贴。

叶修闭着眼慢慢背了一首诗。孙翔听不大懂,叶修说是法国诗,意思是没有你,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说?

在这迷宫般的旧城的夜晚,苏州河上的烟雾和硫的气味吹不到这里,外白渡桥上的族耻和
痛苦也到不了这里。

只有两个年轻人,躺在贫民区的楼顶,一点也没有面对命运的卑微,心中满是除魔卫道的万丈豪情。



【百日叶翔day.61】沪上降妖记1

对不起,手机没法定时,稍微提前俩小时发一下(…

孙翔是城隍庙街道间壁里一个旧书铺的掌柜,还是个少年,生的与汉人不大相同,发色微黄,瞳孔色偏蓝偏灰,像是俄罗斯血统,不过他对这这类猜测嗤之以鼻,用一口洪亮清晰的北方口音让客人专心看书。

他的确有些特别。在那间又小又破的书铺里,成百上千种书,每一版,每一册的位置,他都记得,你上前问他,他闭着眼想上一会儿就用东南西北指着你走,但自己仍在躺椅上不动弹。

这掌柜是不喜欢漫天要价的,书价都贱的很,因此即便态度傲慢也仍有许多主顾。

叶修的书铺在他隔壁,两人当然认识,一次听孙掌柜话里的意思,竟然还是师兄弟,不过孙翔说是口误,而叶修只是笑笑,说是过去念私塾的事。

叶修的书局更大,他样子很潇洒,左手一本书,右手夹一支香烟,尝尝一面读书一面和客人高谈阔论,学问很好,经史子集显然是惯读的。有时可以看到他在此店里临碑帖,桌子被来看书的学生们占了,他又想动笔,就拆两间门板放在矮凳上写了,从来是脾气很好的。

而这一天叶修照常是伏案检着书,看见孙翔径直走进来,冷淡而客气的冲客人们拱手道:“今天先歇业了。我同叶掌柜有话谈。”

叶修也起来道歉送客,孙翔等店里人都走空了,一扫那副目空一切的神气,用热切的口气说:“师兄,那妖怪约我们晚上去霞飞路下日本馆子。”

灯火初上,孙翔袖着手在外面等。叶修看他好笑,说先去置一身西装,两人都是没有能下日本馆子的衣服的。

去置新衣,孙翔从来没被人按着量体,老师傅夸他俩身材匀称,正有成衣可穿。他兜里没几个钱,叶修也差不多,却气定神闲地挑着料子。

置完了新衣,弄得一身汗,孙翔压着火道:“赴个妖怪的鸿门宴还要穿的西装革履的!”

现在两人都穿着体面,在全上海最长的一条街上走着。孙翔被师兄禁止佩刀,叶修只带了把伞。人家坐在三轮车上的小姑娘也只带一把花伞,杭州产的两个女孩子称作一处说话挡太阳,可是大半夜的打什么伞呢?

晚雾越来越浓,简直像在海上,灯塔就是远处射来的霓虹灯和彩灯招牌,一切声响都慢慢远去了。叶修忽然顿住脚:“孙翔,去找只鸡。”

孙翔瞠目结舌:“你你你……”然后红着脸回过神来。都怪这路上流莺甚众,孙翔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叶修一哂:“成天想些什么。”

孙翔人高马大,除了思维跳脱,行动力还是高的,果真跑到某家厨房里,用身上仅剩的几块钱换了只公鸡,抱着回来。

他从远处就看见叶修在铁制的路灯下面抽烟,眼神明明暗暗,孙翔刚认识他总觉得他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公子。

翩翩公子开了两道符做结界,捞起袖子开始给鸡拔毛。

鸡就在这全上海最漂亮的路上叫的死去活来,孙翔不忍心地抱着叶修的伞,哪有这样的公子呢?

叶修把鸡毛塞进怀里,又指挥孙翔把自己口袋里用鸡毛塞满,孙翔回过神来,是蛇。

他能占,算力强,但还是不如叶修有天眼通的方便。叶修看见地上一道长长的流曳的蛇行轨迹,循着走去,是日本人开的馆子。

蛇的确是喜欢吃生的。孙翔心想着,满座衣冠里,哪个是妖怪?

有女侍应上来迎他们,引至一室,门口摆了两盆菊花,一扇屏风。叶修用日文跟女侍应交代了两句,孙翔进去在榻榻米上坐下。

他一贯记性好,能袖占一课,喜欢把手放在袖笼里,一手地盘一首天盘,排干支变化三传四课,神将若干。可惜西式衣裳没有袖笼,他只好坐在榻榻米上把手放在桌下,闭着眼飞快的在心里演算。

叶修交代完,一转身,孙翔刚好睁眼看向他:“他就在此处!在这个房间里!”多的孙翔就算不尽了,他警惕地起身,叶修也立刻开了天眼通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心里明了:有化身。

【叶翔】养獭成患(上)

主播叶x水獭翔

大家快去看水獭视频,活的嘤嘤怪!你们会回来感谢我的!
嘤嘤嘤!!

1

叶修对宠物只有三个要求:粘人,可爱,不掉毛。

就决定是你了!小水獭!他把鼻子顶在玻璃上盯着里面的水獭看,里面的小家伙悠悠转醒,睁开眼睛,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嘤嘤了两声把鼻子隔着玻璃贴住叶修的继续睡。

叶修血槽清零。他冷静了两秒,稳住了双腿,吸了吸鼻子:“买了!”

2

养水獭需要饲养证,叶修以前兼职过饲养员,于是很愉快的get了这只带奶香味的小水獭。叶修自己没什么物欲,倒是给小水獭买了一大堆吃的玩的,表现的像家里有矿,店员看他为獭一掷千金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提示:“这只水獭叫孙翔,有点闹腾。”

叶修已然听不进话:嘤嘤嘤能叫闹腾吗?那当然不能够。

吧。

3

常驻up主一叶之秋直播间的观众姥爷都知道,现在一叶之秋这个直播间已经不是一个游戏直播间了,也不是一个相声垃圾话直播间,它是一个撸獭直播间。观众里小姐姐的比例直线升高,弹幕发言从满屏的【主播这波666】,【我上我也行】,变成了【嘤嘤嘤】,【嘤嘤嘤嘤】,【我想要嘤嘤怪】。

点进一个视频:一叶之秋直播镜头快剪。

孙翔趴在地毯上,叼着奶嘴,小爪子拍来拍去,发出嘤嘤的声音。

一只骨节清晰修长的手一下一下地顺水獭的背,小家伙把头搁在主播臂弯里嘤嘤嘤。

从毛衣里吱哇乱叫地钻出来,叉腰立住,开始嘤嘤控诉。

配字:我要吃手!

因为孙翔一直在尝试吃自己的手,叶修为此很烦神,看到孙翔美滋滋地吃手,他就板着脸把他的小爪子抽出来,还拍扁他好不容易整理的头毛,搞得孙翔非常不愉快,甚至学会了叉腰立和关电视两种反抗方式。

还有一招糊脸大法,就是小毛团吱哇乱叫着扑到你的脸上舔来舔去,但效果不是太好——叶修被萌的把脸贴在他的肚子上。

孙翔拿爪子拍他的头,嘤嘤挣扎了半天,死鱼眼着放弃了。

叶修又开了一个子直播间,叫君莫笑,用来直播打游戏。

弹幕满屏:震惊!主播竟然对宠物做出这种事!

看avxxxxxxx,你会回来嘤嘤嘤的

一叶之秋管好自己的粉丝!少出来ky(滑稽)

君莫笑是抱一叶大腿上位惹!粉丝明鉴!

“我就是个借水獭上位的主播,你们看错人了……不打了下播了,孙翔睡了。”镜头动了一下,拍到孙翔含着叶修的手指打呼,鼻尖一起一伏,“我也睡啦,大家好梦。”





大家好,水獭变人了解一下

白天推塔,晚上推獭……

一个置顶❗

我是冷舌,叫我愣就好啦!
是一条高三废狗,产出很不稳定,专职甜饼

相声演员!这个号只搞全职!

是不点蓝手星人,不用担心被推雷

吃的cp如下
全职:叶翔 周翔
小英雄:出胜
一人之下:玉碧 也青
sp:style creek

………
喜欢音乐剧,歌剧和古典音乐

欢迎扩列,我非常好勾搭!!


求一个好用的外链
石墨废文evernote ao3都试过了(……)
我记得有一个很好用,除了自己别人无法修改但是忘了名字了orz
求私信!

围棋pa脑洞


俩围棋运动员。

小将孙翔当年被师父从C市哄来首都下围棋,师父身边还跟着一个笑的蔫坏的青少年。师父推了他一把,嘴里嘟囔“早知道带叶秋来了”。孙翔用手里围棋天下一比对,立刻明白了俩人是谁。此时他对能在围棋天下上占一个版位的青少年叶修还是相当敬重的,成为师兄弟后情况急转直下——这人怎么这样啊!

bilibili有不少他俩的cut,标题很粉红,内容很血腥。叶修赛完了弹他脑壳,在发布会上说“孙翔我们没教育好”一类的赛后骚话,和野O接洽时不让他坐大姐姐身边,还有自己因为输棋心情贼差,开直播和水友下棋,下着下着就要哭了,他刚把摄像头关掉,叶修就说“哎呀怎么哭了呢?下网棋也能下哭啊?”全世界都知道他哭了!

职业联赛两人碰上,此时媒体提及叶修用的词都是老将了,孙翔赛前看八卦新闻缓解一下心情,结果看到一条是“师兄弟互屠狠下杀手?叶修表示状态下滑”,看的孙翔相当无语,没点进去。

孙翔发挥其攻杀犀利的特长,中盘战咬住叶修两条大龙猛攻。叶修棋风稳健,一百九十手后反手镇头大飞角,走了一步险棋,再右上救孤,硬是搅出一个劫来。解说激动起来,上一局叶修就是用这手压死了对手。到了二百三十五手,孙翔投子认负。

赛后握手,孙翔和他对视,低声说:“叶修,二十八岁不老,你的状态没有下滑,对自己要有信心,你还是可以回到巅峰状态的……”

叶修:“……”







没了

奇怪脑洞两个

1

叶翔拳击手。

叶修身为老将休养一年复出,此时孙翔正在职业顶峰人称小斗神。两人比赛上碰面,赛前脸贴的很近互相用气势压对方,叶修突然上去亲了一下。孙翔气疯了,被一圈人拉住“翔哥算了算了!”。

注:这个是存在的,还有挺多例……这招比较贱,大概是把对手当小姑娘的意思。对手一般会暴怒……

2

叶教练翔职业篮球运动员。

弱队越云签下当年新秀状元孙翔后,让孙翔打小前锋。孙翔在越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匹,带越云进入季后赛。而叶修由于合同和身体原因被迫从嘉世退役。后孙翔转会嘉世,位置控卫,邱非锋卫摇摆。嘉世更衣室斗争激烈,队内关系混乱,孙翔情商和能力都不足以处理()。肖时钦来执教也没有成功续得了嘉世的命,后解体,孙翔被兴欣买下,看到叶修执教简直前仇新恨,非常不服气。然后叶修还不给他上场,让他去打发展联盟(低一级的联赛)。

孙翔难过死了,觉得叶修肯定是怪自己带衰前主队来报仇,想把他养废,心态整个崩了,在更衣室里喝酒,队友们不敢动他,打电话给叶修,叶修把他押到自己办公室里。

孙翔嘟囔:我有实力!
叶修顺毛:你有你有。
孙翔瞪他: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卖掉!
叶修正色:怎么可能卖你,卖我也不会卖你。

本来俱乐部准备磨完这小子的个性就再召回联盟做战术核心,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十年后,媒体爆料

孙神十八岁深夜哭诉:教练我想打篮球!





演员pa

情人节的脑洞

教父叶 wodi翔
(*/ω\*)

有没有人想写这个paro的叶翔啊
我的天……好萌啊(流泪)
脑补到哽咽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

暗戳戳安利一波废柴舅舅,好看爆炸!